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620手中《浙江现代文坛点将录》中“将”们的书(14)  

2015-05-04 18:36:22|  分类: 手中《浙江现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35天暴星 董每戡

手中没有《五大名剧论》,但知道这是一种有名的书。作者董每戡,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。知道董每戡,就是因为读这本“点将录”,虽语焉不详,但令人唏嘘。又到网上找他的事,有一些,更唏嘘。“点将录”给他排的座次是第35号天暴星。下一位第36天哭星是他的三弟董辛名。董氏兄弟都陌生,看过后,只想为之哭。“天暴”诚不虚,“天”之“暴”,人之“哭”耳。欲哭无泪。

呜呼!董氏兄弟皆神人矣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曾得姜昆先生一书法,四尺中堂写的是“穷困不坠青云之志”。词不错,有骨气,但不吉祥。看了董氏兄弟的遭遇,方知此言不尽是冠冕言,也有不虚。

董每戡是瞿秋白、恽代英的学生,1926年在上海大学就学时入党,1927毕业后做地下工作,因叛徒告密,遭通缉,避走温州乡下。寡母变卖田产,让他去法国留学。他潜回上海,与金某办书店,因金某吸鸦片,书店不能维持,余款不足去法国,只好去日本学习戏剧,一年后归国。在济南教书、组织剧社。因“左倾”为当局不容。回上海入“左联”,教书、做导演、翻译外国电影戏剧理论、创作剧本。他创作的剧本,如《C夫人的肖像》、《饥饿线》、《夜》、《黑暗中的人》都是话剧史上的名作。《C夫人的肖像》轰动沪上,使赵丹一举成名。故有“董每戡是赵丹的老师”之说。1943年以后,他由戏剧创作转为研究,在诸多大学教书、在商务印书馆做编审。1949年之后任教湖南大学、中山大学。

对于这个1926年入党的老共产人,1957519日是个特别的日子,这一天他应陶铸之请就“运动官员”发言,被“引蛇出洞”。7月落难,定为“极右”。他好吃蛇,常在“蛇王满”饭店呼朋唤友,参与者多受牵连。他在四川在东北教书的经历被附会为特务。起初陶铸想保他,但他拒绝检讨,以为不让当教授可卖文。何其天真呀。夫人湘剧名伶胡蒂子也沦为右派,每月只发20元生活费。生活无着,只好到长沙投亲靠友、“自谋生路”。起初居住尚无虞:一层洋房前后有院。未几,因补偿他人,被赶至两间旧瓦房。事情是这样的,长沙北区区委看中了杨树达住的“安庄”,动员杨家迁出,然后将董家住处补偿给了杨家。

此后这个座落在学宫街阴暗潮湿的所在,就是董每戡的家了。文革时他被批斗再是扫这条街。抄家连床都被抄走,两只空书箱上的门板,做了董每戡12年的床。这个住所,他起名为“诂戏小舍”。活亦难,他仍学问不弃。真真是“穷困不坠青云之志”。

书桌是一只木箱,一支裂头的蘸水笔用到不能用,改用最廉价的原珠笔。大概上天仍其“穷困”的不够,1965年生活费被停发,生活全赖其子在区办化工厂的工人工资。无钱买纸,在街上捡烟盒、裁报纸边。病重不能执笔,双手合握才能写字。“穷困”至此,竟成书稿百余万字。除《五大名剧论》外,其他《中国戏曲发展史》等书稿全部消失于抄家。《五大名剧论》幸免于难,是因为寄给洛阳的三弟董辛名看,辛名将书稿藏于灶间地板之下。躲过魔手,却没能逃过鼠口,被老鼠啃失大半,完壁是董每戡后来补写而成。董每戡1979到北京,颤抖的手中就是这部各种纸张东拼西凑而成的书稿……

董每戡19577月落难,19795月平反,第二年2月病逝,最终也没能再走上讲台……

董每戡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学者和作家,从1932年出版第一种书《永嘉长短句》,到2011年他身后最后一种书《董每戡集》,出版著作数十种,只有1958年至1982年是个长长的空白……

董每戡是名门之后,他是明代董其昌的17世孙,但这并不重要。在壶心中他是一位圣徒。对于壶而言,他不仅是一位著作家,他存在的更大意义是提醒我们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时代,这个时代可以用八个字况之:指人为鬼,赶尽杀绝……

36天哭星 董辛名

董辛名文名不如其兄,他是剧作家、导演、戏剧活动家、教育家,和聂耳、赵丹、方成、任白戈、楚图南、林林、张乐平等过从甚密,交谊深厚。

赵丹成名于其兄董每戡的名剧《C夫人的肖像》,但他的明星之路是始于董辛名的。董辛名和赵丹是上海美专的同学,董辛名报考电影剧团被录取,“恰巧赵丹过来玩,他们觉得赵丹搞表演比绘画更合适,就力劝他改行”,并把录取书让与给他。偶然之举,成就了一位中国影坛最好的表演艺术家。

若论“穷困”,董辛名晚于其兄,其悲惨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“文革”蒙难,备受摧残。妻女被押解遣返还乡,小女儿因病不治而亡,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。他被开除公职,断绝生活来源,靠子女微薄的工资度日子,辗转流离,居无定所。患化脓性胸膜炎不得医治,胸前挂一瓶子,引出血脓水,苦不堪言。他生命最后一段时日是在一间没有水、电的阁楼上度过的。吃水需要从楼下提,照明用煤油灯或蜡烛。“穷困”若此,却仍不改书生意气。与远在长沙的难兄董每戡,信函往还相互鼓励,讨论学术。如此境况中,竟于1974年完成了一篇近两万字的关于《水浒》的论文,寄光明日报,这些滴血文字的结局当然是石沉大海。又一年,1975619日的子夜时分,董辛名走完了苦难的人生路,两年后的1978年被平反昭雪。

董辛名亦圣徒也。

董氏兄弟的书手中都没有,这与文题不符。姑且如此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