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689 贾玲道歉  

2015-07-24 15:33:3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一年春晚,老毕襄助老赵带着两徒弟,演绎了一出背景设定在“苏格兰餐厅”的小品,那是师傅提携小沈阳初登央视舞台,表现真不错。以为老赵和小沈阳后来的作品都没有能超过。那小品中有一句东北土话,叫屁精。话虽土,但不僻,观众们对其含义大都理解。但这句土话惹出了乱子,有一位在下一向敬重的术业有专攻的学者发言鸣不平,为同性恋者进行名誉主张,说这是对同性恋者不尊重,应该道歉。由此得知,屁精原来不仅是对马屁精的东北土话简称,原来还是对同性恋的有欠尊重的称呼。没听见同性恋人群的反应,学者替他们鸣不平,客观上起到了普及这个极专业的僻词的作用。

看来这是个多义项的词。屁精是马屁精的简称,大多数人都能理解。而屁精是对同性恋有欠尊重的称呼,大多数人都不知道,只是圈子内和学者知道。当时觉得这学者有点多事,神经太过敏感,也许是对屁精是马屁精的简称的义项不知道。但不可能呀。还是神经太过敏感。

老赵道没道歉,不记得了,好象是没有。似乎这事最后不了了之了。这两年闹着道歉的事比较多,大多是后代为先人、地方为先贤作名誉主张,控诉文学作品诬辱了先人或先贤的形象。其中有很多很无哩头。因为其中许多不是历史的实有人物,既使是也已经是文学意义的形象了。纠缠的很无哩头,麻烦惹得很无奈。

最近又有人惹麻烦了,是喜剧演员贾玲。事情是贾玲在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节目表演的小品中恶搞了花木兰:身着古装啃烧鸡,口诵新编木兰辞:“唧唧复唧唧,木兰啃烧鸡”。

这立即引起了不少观众和网友不满。在下平素极少看电视,更极少看贾玲。贾玲的表演,不是喜欢路数。如果说老赵俗,那她之俗绝不逊于老赵,而技和艺差之远矣。她是用一种“豁出去”的方式来从事演艺。对她假痴不颠而能红又紫也困惑,但也知道这和喜欢不喜欢是两回事。能红又紫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不喜欢不看就是。

贾玲恶搞花木兰的小品就没看过,估计如果看,八成是反感,如果有关部门和制作单位在导向能施加点影响,是赞同的。中国古人的形象被倭人恶搞得够呛了,自己就别在掺和了。古人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了约定俗成的文化符号

“恶搞”近些年己经成为一种时尚,比如《一个馒头的血案》。“恶搞”之于许多人是娱乐,也是饭碗。但也不乏另有用心,比如周星驰,但以为那是“搞”,而不是“恶搞”。欣赏周星驰,热爱《大话西游》和《西游.降魔篇》。

现在许多地方热衷于“认祖”,修一些假的坟,雕一些真真假假的像,赋子虚于具象,落传说于实有。这和文革破四旧挖祖坟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呀。真名人争如针尖,假风流对若麦芒。让贾玲道歉的“花木兰”属于哪一种呢?

以为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,没见有真正的考据可以证明历史上确有花木兰其人。本以为那就是乐府叙述诗中的一个主人公,家喻户晓的文学形象,一个成功的文化符号。自然也有一个附会的里籍。附会的情形有两种,一种是附会在先,以证事出有本。另一种是附会在后,以证事有有源。这等事以为应该姑且言之姑且听之,可充茶间酒际瓜棚柳下的谈肋,入导游词、绘影壁、雕塑像无不可,旅游经济时代,事事皆可“聊斋”,何况有风影可捉捕的事呢?不过最好别太当真。

贾玲的“花木兰事件”,让在下大开眼界。没有这件事还真不知木兰有家,还是两个家。一个是湖北武汉黄陂,一个是河南虞县。没争明白,于是各自说话。湖北河南好有名人之争,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行三国诸葛亮的邮票,湖北襄樊和河南南阳就争过一回。

在对待贾玲恶搞这件事情上,木兰这两“娘家”倒是同仇敌忾。本以为贾玲恶搞花木兰,不满的是观众和网友,规导的是有关部门,哪料到发声最强烈的是“娘家”,木兰这两“娘家”都不是善茬。湖北武汉“娘家”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请贾玲回老家(原来贾玲也是湖北人,湖北也是她的“娘家”,广义言之她也是木兰之后),“体验木兰文化,感受木兰情怀”,这是召唤迷途的孩子归正道。对此之下,河南虞县“娘家”就生猛得多了,称此小品亵渎民族精神、伤害国人感情,要求贾玲和剧组公开道歉。如不道歉,将集会抗议,万人声讨,还有律师声称“将会为花木兰故里人民免费提供法律援助”。这是要走司法程序呀。虞县的有闲人民真不少。这一招还真管用,贾玲道歉了:“辜负大家,对不起。”

真让人刮目相看,这河南虞县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绝对是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机构。经过记者探查,虞县“木兰之乡”本是依据传说的自称,后由中国民间文艺协会20075月命名,同时成立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。但工作启动推算应该是两年前的2005年。因为,其经费是靠地方财政拨款,“在2005年到2012年间,虞城就为花木兰投资了1.5亿元”。

贾玲的恶搞在下不欣赏,觉得她一贯的作风就是俗和无聊。此事客观给她提个醒也许有益。但声讨方如此兴师动众声色俱厉,太够滑稽了。

大文化的心态应该是不惧调侃的,动辄暴跳,太小家子气,一帮赤脚闲人耳。

1.5亿呀,一年约合2千万。虞县真有钱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