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670 读书意识流——读《诗的哲学史》(上)  

2015-07-02 16:46:17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

上学时学过两次哲学,中学学一次,大学学一次。学两次的科目还有政治经济学和历史。中学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,再加一些政治理论和时政大事,又合称政治课。虽然数学、语文从小学到大学一贯制的有。但觉得这同哲学、政治经济学和历史不一样,那是累积式的一个整体。哲学、政治经济学和历史则是程度不同自成一体,在重复中展现不同的深度和广度。

最初接触的中学和大学哲学,是马克思主义哲学,所以以为这就是哲学,上完学又读别的书,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。原来哲学也有许多,有不同的时期、地域和流派等等,比如东方哲学、西方哲学;希腊哲学、印度哲学、中国哲学;宗教哲学、分析哲学、心理哲学;柏拉图哲学、康德哲学、马恩哲学等等。在中学和大学接触的哲学只是若干哲学中的一种。当然,这一种不一样,这一种对社会进程发生的作用是其他种不能比的。

文革后“文禁”撕开,看到最初重印的哲学书是艾思奇的《大众哲学》、李达的“‘二论”解说”和布哈林的《共产主义ABC》,同所受的教育并无二致。后来读到一些翻译的哲学书,如《哲学的故事》之类——壶称之为“一般哲学”或“普通哲学”,知道在“哲学是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的概括和总结”之外,还有一个语源的解题:爱智慧。更喜欢这个语源的解题。

哲学是象牙塔的东西,似乎离社会生活挺远。其实如果细细追究又觉得一点也不远。哲学也是社会生活的基础——指主导社会的哲学。如清以前中国社会,主导的哲学是儒学及其流亚程朱理学之类,社全主义国家主导的哲学则是马列主义。

民初及随后的三四十年间,中国社会似乎没有定于一尊的哲学,三民主义哲学也没有“罢黜百家”。觉得那时的哲学,大致是三家:出入儒道释的传统哲学的一家;致力于西方哲学介绍与研究的一家;传播马列主义致力社会革命的一家。这三“大家”,传统哲学成大观者是新儒家;西方哲学介绍与研究从柏拉图、康德、黑格尔直至尼采、弗洛伊德,体系比较全而系统;马列主义开花结果,缔造出一个新国家。

四九年以后,新儒家式微,西方哲学介绍与研究置于马列主义指导之下,马列主义则是立国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。新儒家再度复兴和西方哲学介绍与研究的再蓬勃,则是文革后“文禁”撕开之后,熊十力、梁漱溟、冯友兰及、牟、徐“出土”及“入境”,尼采、萨特、弗洛伊德掀起一波又一波的“热潮”。

时隔三十年,这些学问给了人更多的新鲜感和冲击力,这也反映了原创、研究和传播的不同。现在人们讨论的现代哲学大家多为新儒家,比如(一浮)、君劢)、被为新儒家“三圣”。但是眼光放开,大家不止这些,比如金岳霖,还有一个张东逊。

2

熊门弟子牟宗三先生曾说:熊十力、张东逊和金岳霖是现代中国哲学界的“三栋梁”,“若没有这三个人,也只好把人羞死而已。有了这三个人,则中国哲学界不止可观,而且还可以与西洋人抗衡,还可以独立发展,自造文化。”此言出自牟氏之口当非逛语。学界对牟宗三有一个与其师类似的评价、称其为“近现代中国最具‘原创性’的‘智者型’哲学家”。张汝伦先生也说“张东逊的确是最出色的现代中国哲学家之一”。

张东逊的成就是西方哲学的介绍与研究,这也是一个奇怪,近现代中国学人,不论学问落脚、归旨是东或西,大多都有海外经历。而研究与介绍西方哲学的张东逊却从未到西方,张汝伦先生说:“但他对西方哲学的了解,并不比那些在西方国家专门学西方哲学的人差,甚至还有过之。”郭湛波认为:在“输入西洋哲学方面,范围最广、影响最大,那就算张东逊先生了。”

私意以为张先生是无师承,他的学问途径是读书。他读书、译书也教书,更难能他不是食洋不化,他是客观了解,然后判断和批判。“他对西方哲学方哲学的研究,至今仍是楷模。”

张先生的学问路径不寻常,人也是奇人。本质是书生,但又入世颇深,这与章太炎先生有点相似,那时代许多大事都有他的身影。

截止1951年他在思想界和社会活动中都是极活跃的人物。他对哲学的兴趣由研读佛经而来,到日本后接触西方哲学,1923年挑起“科玄论战”,1929年发表《新哲学论丛》构建了自己的哲学体系(泛架构主义层创进化的宇宙观、主智的创造的人生观和交互作用的认识论),1930年代已是公认的中国新唯心论领袖,他曾发起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辩证法的论战,在《观察》杂志关于自由主义往何处去的争论中,他提出社会的计划性与文化上的自由主义并存的主张。

在社会活动中他也是风生水起,他参加孙中山南京临时政府担任内务部秘书。出任《时事新报》主笔,还参加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会,抗日时主张国共合作,与中共地下党接触,介绍燕大学学生到抗日根据地,坐日本监狱,绝食与狱卒撕打,1944年任民主同盟中常委,1945年在重庆政治协商会议上提出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1948年底参与“北平和平解放”谈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