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693 无奈而美丽的书生活  

2015-07-28 16:21:52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翁贝托.埃科是意大利哲学家,符号学教授,他世俗影响更大的是小说家。手中有他三本小说,两本未读,一本读过好几遍。这三本小说即《玫瑰之名》、《傅科摆》和《波多里诺》。两本未读的是《傅科摆》和《波多里诺》,一本读过好几遍是《玫瑰之名》。

翁贝托.埃科在《Cogito Interruptus我思中断)》(《超现实游记》书中)文章中说:“有些书,对其撰写评论、进行阐释、发表见解,要比当真去读容易一些……这也是评论过亚里士多德《形而上学》或《纯粹理性批判》的人比真读过的人还多、研究它们的专家比喜欢它们的读者还多的原因所在。

这段话不是壶在Cogito Interruptus我思中断)》中读来的,没有读过这篇文章,也没有见到过这本叫《超现实游记》的书。这段话是在2015年第15期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上读来的,那篇文章叫《刺猬埃科》,作者是乔纳森,不知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。但对这段话极其认同。

壶对宿命很漠然,但幼时就喜欢书,父亲是一般公职人员,家中本就没有几册书,再经历文革,就没有什么书了。就发现过一册《欧阳海之歌》和一册《唐诗三百首》。《欧阳海之歌》看过无数遍,《唐诗三百首》抄过。这大概是十三岁左右的事。后来——大概是1970年和1972年,重出范文澜的《中国通史》四册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》和《红楼梦》,父亲都买到了。偷偷看过。父亲留下的书就这些,现在家中的书,都是自已积累的。

在四十岁之前,“家藏”就小有规模了,那之前搬过两次家,搬书是其中最繁重和艰巨的项目。在快五十岁时又搬过一次家,这一次搬书的繁重和艰巨,是前两次不能同日而语的。“家藏”规模的膨胀是在四十岁之后。工作安定了,不那么繁忙了,一年到头大多数的周六都消磨在旧书市,再加上去新书店、特价书展和现在的网购,膨胀速度可想而知。读书,进而拥有,拥有演变为贪婪。

满坑满谷,泛滥也成“灾”。人需要读多少书呢?人能读多少书呢?几次发心立志,收敛贪婪,“读遍手中书吧”。但就如同管不住嘴的胖女,瘦身是一再上演的剧目,减肥是固执持久而无奈的梦。

贪婪没有得到收敛,而“灾”愈演愈烈。这很与读书的初衷相违逆。手中有许多书是重复的,更有许多书到手后没有认真地读。每次淘书都有或多或少的进项,而且数十册近百册的情形也有。惟恐错过了,总象是为一个什么目标在做准备。

觉得某些书应该读,也读过一些书。但许多书没有读,而是用另一种方式读,权言为“假装读过”。

有些书,对其撰写评论、进行阐释、发表见解,要比当真去读容易一些……这也是评论过亚里士多德《形而上学》或《纯粹理性批判》的人比真读过的人还多、研究它们的专家比喜欢它们的读者还多的原因所在。埃科说得太对了。所以,很多时候名著成了摆设,成了不是建立在阅读上的议论。想想壶的照例淘书有几分也是呀。区别是壶是闲人议论书,而不是专家做论述。

读书关注的是内容,但也易于演变成关注书。这也真是无奈。读书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淘书更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淘书比读书容易得多,拥有的快乐也是快乐。喜欢翁贝托.埃科,喜欢读过的《玫瑰之名》,也喜欢没读过《傅科摆》和《波多里诺》。喜欢一位作者,也会喜欢他的著作,既使不看。

书生活也不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