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712 永远的风的孩子  

2015-08-25 18:05:5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很早时读过一阵子洁尘,书中写的什么大都记不真了。但有一句话至今没有忘,那就是“风的孩子”。洁尘有一个姐姐,小时体弱,时常去医院。长大后妈妈说起姐姐和她小时的事,说姐姐时如数家珍滔滔不绝,说她时则张口结舌茫然的很。觉得这情形很熟悉,每个家庭给妈妈记忆深刻的孩子,都是让她格外操心的那个,或是多病时常去医院的,或是调皮时常惹祸被人家找上门的。不多病也不调皮的,则是属于没故事也没历史的。妈妈茫然,自己也茫然。

洁尘的自我说法是:我是风的孩子,吹着吹着就长大了。

很喜欢这句话。很喜欢这种省心的孩子,觉得自己也曾是一个这样省心的孩子,也是吹着吹着就长大了。继续吹,吹着吹着就不是孩子了,吹着吹着就老了。老了就不能叫孩子了,不能叫孩子叫什么呢?

早上和江湖在饭摊上吃早饭,一个肉夹馍一碗豆腐脑。摆摊的是操着济宁口音的一家人——似乎摆早点摊的大多都是济宁人——爹妈和两个女儿,很和气很友好,生意很不错。正吃着,一只体形不大的狗在脚边怯怯地寻巡,衔着有食物残渣的食品袋,跑到左近树丛下舔食。一会又回来,还是怯怯的。壶很友好地招呼它,给它一点馍和肉渣,最后又故意在食品袋留了一点馍和肉,狗儿并没有把食品袋衔到树丛下,而是很安稳地在脚边吃。狗儿对善意和恶意是能够区分的。壶也养过一次狗,但壶养狗是散养,基本不拴。教养它守纪律自我约束,而不是约束管制。江湖说,壶和壶养的动物都是自由主义者。壶还养过鸟和龟。

有时也想为什么这么喜欢“风的孩子”这句话呢?觉得并不是落落于被漠然,而是潜意识中有一种对无拘无束我行我素自由自在的向往。风是多么自由和美妙的存在呀,天地是那样的广大,不依赖、不落漠、不纠缠,又那么诗意。风的孩子呢?健康而快乐,吹着吹着就长大了,吹着吹着就不是孩子了,吹着吹着就老了。不是孩子了,是什么呢?是叔叔,是爷爷。其实对于风依然是孩子。总不能叫风的叔叔、风的是爷爷吧?到了老爷爷的岁数也依然是风的孩子。

永远的风的孩子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