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716 纸上谈“兵”……  

2015-08-29 20:08:5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壶不谙书法,但喜欢看。上小学时逢文革,是没有什么字帖可看的。后来见到的第一本字帖,是一册《毛主席诗词三十七首》,不是毛的墨迹,是一本行书字帖。封面是一副暮色青松的照片。大概寓意就是暮色苍茫看劲松吧。这字帖是父亲的,照着描画了好长时间。

有一本自己的字帖,应该是1973年的时候。那时就已经喜欢书,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菜市场和新华书店。买菜是必须的家务劳动,也可以以分为单位小事“贪污”。逛书店是消化“贪污”。逛书店时发现书店后院有一间房子叫单位购书处,和一个同学大着胆子混进去。“单位购书处”不大,靠墙是书架,中间案子上平放着书。一位老者坐在破旧的写字台后,鼻梁上的花镜架得很低,视线从花镜上方投射过来,有点奇怪的看着两个中学生,但没有“驱逐”的意思。我俩悄悄地翻着书。发现两本旧书,一本横32K本彩色的《鸟类图谱》,另一本是16K本灰色薄册子《颜勤礼碑》。那本《鸟类图谱》的作者还能记起叫郑作新,后来知道是位著名的鸟类科学家。两册书大概一块多钱,我俩掏光口袋,终于凑够了。老者依旧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,但还是卖给了我们。在随后的日子,我们认真地翻完这两册书。然后《鸟类图谱》归他,《颜勤礼碑》归我。那一年我15岁。

这册《颜勤礼碑》还在家中。那时很难见到什么字帖,后来,又见到一册京剧《红色娘子军》唱词的字帖,是行书,书写者叫蒋维崧,后来知道这是大书法家。见的少,没有比较,见到哪种都觉得好。后来见得多了,觉得颜体并不是最喜欢的字体。见到一册行书《长恨歌》,书写者叫周慧珺,非常喜欢,拿给爸爸一位善书的同事看。这位叔叔的评价是:有骨头没肉。尽管这位叔叔这样说,也还是喜欢,这是1977年左右的事。前些时在网上又见到周慧珺的字,还能认出“长恨歌”的面貌,依然喜欢。

爸爸那位善书的同事,写得是二王和怀素,但以为他写字不是写,是在画,没有骨力,不喜欢。连带着对二王也不是很喜欢,其实,学二王的并不就是二王,学二王的人的毛病,并不意味着就二王也有那毛病。学二王中,最喜欢的是董其昌,好的叫人无一处不舒服。上海卧佛寺墙壁上一通香光书经,笔笔入心,字字销魂。

然后又陆续积攒了许多字帖,最中意是钟鲧《荐季直表》、陆机《平复帖》、“经石峪”、“郑文公”、“二石门”、“八大”……近现代最喜欢看白蕉、吴丈蜀、鲁迅和徐悲鸿,拙巧并妙天然潇洒那一路的。

壶不谙书法,只是喜欢看。明代文人有两好,“语录”和言兵,所以留下若干部《菜根潭》、《围炉夜话》及“纸上谈兵”。若把书法喻之“兵”,壶所言实为是纸上谈也。古来书家多、谈书家也多。书家也谈书,但书家谈书,成大家不多。而谈书大家成大书家也不多。大书家亦谈书大家,仅卫夫人(亦或为托)、孙过庭、沈尹默等几数人。谈书大家中最著名者是包世臣和康长素,长素是大书家,世臣字亦有可观,但与其谈书尚不在一个水准上。可见,说和作在更多时候不是一回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