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壶生的博

壶里乾坤大 腹中锦绣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壶里乾坤大,腹中是非多。虽为凡俗子,不甘自磋跎。兴豪空酒力,对月少悲歌。踱步红尘里,潇洒一过客。注: 《壶生的博》所有的文字均为壶生原创,拥有全部自主产权,保留所有权益。感谢阅读,如有转引请注明和告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No.1868 “驯养”的快乐  

2017-04-10 15:16:22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圣埃克絮佩里的《小王子》中,狐狸对小王子说:“一旦你驯养了什么,你就要对它负责,永远的负责。”这是一句叫壶为之动容的话,以为这是说的爱和责任。“驯养”不应该是一件轻率的事,应当极其慎重。

壶从前也养过小动物。养过一只旱龟,大约有四斤重,原本是一位同事大姐的,忘记她家中有什么事情,不能再养。这位大姐是位美人,和她在一个机关但不是一个部门,相识但无特别的交情。她像是给女儿找人家,在机关一百多号人里选中壶。把龟拿给壶时,眼中充满信任,但又叮嘱再三。这龟到壶家中是散养——随意地走,随意地趴在它喜欢的角落。时间不长它就和壶建立了特殊的关系,壶每天下班回家一进门,它就会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,象一辆行进的“装甲车”出现在壶的脚边——它能分辨出壶的脚步声,对夫人和女儿的脚步声,则充耳不闻。

不知它以前在大姐家时吃什么,在壶家饮食随壶。壶饮食偏素,尤其喜欢生吃青萝卜和黄瓜。壶吃时,它也跟着一块吃,壶吃一口,掰一小块给它。壶有时吃牛肉烧饼,它也跟着一块吃。相对于烧饼,它对夹在其中剁碎的酱牛肉更喜欢。不过,它吃完饭,第一件事是把它搬到卫生间的拖把池中,这件事刻不容缓——因为,它饭后会立刻排泄——很怀疑它是直肠子——吃完就拉——没读过龟类解剖学,不知是也不是。

夫人处事很江湖,干儿子有好几个,其中有一个是她同事的儿子,这个八九岁的皮小子看上了这龟,央求拿去养几天。于是,就拿回他家去了。拿去时大概是阳历的十月——秋未深,天还未寒。

龟被拿走后,有点无着无落——下班进门不见“装甲车”来迎接。叫夫人问过几次“龟怎样?”她那同事说“很好”。但就是不提送回的事。琢磨着等开春一定接回来。

转眼到了大年,年初一夫人去他家拜年才得知,龟在头年的十二月就归天了。很吃惊也感伤,为什么呢?龟也能养死吗?想问,没问。也想问遗骸在哪儿,做个标本也好,但也没问——尸骨无存。

还养过鸟儿,那是夏季的某一天,下班回家进单元门时,一只鸟儿扑进怀里,伸手就抓住了。这鸟儿叫不上名字——不是麻雀——毛色深,羽翅边缘如同镶了黑色的边,很漂亮。带回家后,也是散养,任它到处地飞。日常主要在阳台——在花盆中卧,在花枝上跳。这家伙没有卫生意识,不几天就随处可见白色的矢,好在是在阳台。

壶不在家时,这雀儿不进屋。和先前那龟差不多。壶进屋,它就飞过来。壶坐在沙发上,雀儿飞过来直接落在壶手心里——叫壶捧着。

雀儿不吃萝卜和黄瓜,它吃牛肉烧饼。吃烧饼,吃烧饼表面的芝麻,也吃其中刴碎的酱牛肉。它站在壶的手心上,一啄一啄,和壶一块吃。

有一天壶下班回到家,雀儿从阳台上连飞带跑的奔过来。在地上往壶腿上蹦,很艰难——最终也没蹦上来。壶很诧异,俯身把它捧在手心。小东西身体颤抖着,精神很萎靡,毛戗戗不顺滑。壶用手轻轻地握着它,它偏着小脑袋往上看,人雀对视,心弦忽地动了一下。

一会儿,小家伙脑袋一偏,身体不再颤抖——它最后在壶的手心里归天了。为什么呢?

壶捧着雀儿好长时间。最找了一个精致的硬纸盒做它的灵柩,把它葬在楼前大树下泥土中。

不再养这些小生灵了,生离死别也伤感。

今年春节前,夫人想买几盆花增加点过年的气氛。带着小安安,一家三口沿世纪大道驱车东行到了鲜花港。各色鲜花姹紫嫣红。但夫人都没有买,她迷上了多肉,一下子挑了四五十盆——装满了两个纸箱。

小安安对多肉没兴趣,她看上了小乌龟,买了一对比一元硬币稍大一点的小东西。回到家,这些都是壶的活。先给小乌龟找住处,为它们在一个一寸多高内扣沿的瓷盆里安了家。小乌龟大多时候是静静地“龟缩”——这词极传神,有时伸头探脑地爬行。小乌龟吃什么呢?查网上,有说吃鱼的,也有说吃虾的,还有说吃瘦肉的……觉得这么小的小玩艺,恐怕啥也吃不了。又不远数十公里去卖家问,原来有龟粮,这就简单多了。卖家又说,乌龟皮实,不用时常喂,一两周不喂饿不死,但得晒太阳。所以回来后,用小石片在盆中央给它们垫了个石床。真还时常看见两小家伙,在无人看时攀到石床上,六体(头尾四肢)伸展惬意的晒太阳。

安安给它们起的名字是龟大和龟二,龟大体形略大很沉稳或者是懒,龟二体形略小极活泼或者是贼。一起在石床上晒太阳,见有人过来看,龟大安然不动,顶多六体缩回。而龟二则快速爬下石床,奔入水中。一日归家,例行探视,龟大龟二都不见身影,料想是昨天在石床又置一石片——龟大龟二借力“越狱”耳——早上尚见在盆内——不知“越狱”是几时之事。细细寻找,在案板两米外一花盆下寻见一只,放回盆中,纹丝不动,应是龟大。

龟二呢?寻遍案板,挪动每只花盆,都无龟二。扩大搜索,在地面的一个花架下寻见——全无水意,似已干透——可见龟二是从一米四多高的案板上跌下。被摔且干渴,不知性命几何?放回盆中,也是纹丝不动。体形是略小,是龟二。费时一个半小时,终于把两名“越狱”逃犯抓捕归案。

此时,龟大己伸头探脑左右看,而龟二则六体缩回,不知是入定了还是涅槃了。吃完晚饭再去探看时,龟大安稳于水中,恢复了元气的龟二又在努力的伸“手”搭沿往上攀,试图再次“越狱”……石床上石片已取出,龟二无从借力,只有一次次图劳无功。

夫人这四五十盆——装满了两个纸箱的肉肉。她是只管买,不管栽。气定神闲悠悠然坐在靠背椅中,看着壶蹲在地上一盆一盆的栽,不时指导一点意见,这个组合不好、那棵该用那个盆等等。看着壶栽、看着壶浇水……

这是给壶找了个活呀。有句话叫你生孩子叫我养,这是你要了一帮孩子归我养呀。从此,每天早晚至少一小时,摆弄拾掇肉肉们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所有肉肉们,都健康良好,英姿勃发。也别说,养肉肉也有体会。觉得这是极好的入静方式,个人感觉远胜过打坐,也胜过品茗。打坐品茗时思绪时如奔马,而摆弄肉肉,可以说是杂念一丝丝也无,如澄碧秋水如无痕长天。

小乌龟是安安的,肉肉们是夫人的,壶负责喂养和伺候。安安负责看,夫人不光看还晒朋友圈。一版一版照片:玉龙观音、奥丽莱亚、玉蝶、高砂之翁、红稚莲、红缘莲花堂、黑法师……引来一片点赞声。

其友霸王花说“那盆黑法师简直就是极品呀!”——夫人那个得意呀……

圣埃克絮佩里说的对:“一旦你驯养了什么,你就要对它负责,永远的负责。” 壶不是“驯养”,只“养”不“驯”。生离别总牵情,其中有伤感,但有更多的温暖和快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